体会

法律

精彩

各类

方案

【工程教育实习日记】

时间:2019-10-09 10:45:44 手机站 阅读量:

第一篇:实习日记 教育实习

习日记

9月26日 星期一 阴

上班第一天!

六点起床练完声回宿舍后喊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在几天以来被我喊过不下四次。种种原因使我和柴敏成了新闻四班最后的实习守望者。

今天是开学后第三周的第一天,八周实习时间已经过了两周。再除去十一黄金周,五周的实习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九点给负责我们的刘莹老师打手机,她说让我们过去。于是我和柴敏坐车赶往山东电台交通音乐频道。

路上,感受着仅有的一点未被消磨掉的激情。

以一个阳光的表情和浑厚的声音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这就算是我的粉墨登场了吧。

刘莹将我们招至会议区谈话,了解了一下情况。柴敏考研,我考第二学位。

刘莹说:这里的工作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工作都有专职的人去做。实行采编播一体,所有的工作都由主持人来完成。因此,没有什么任务安排给我们。我们可以自行安排时间,最后台里会给我们开一个比较好的实习证明。

我表达了以后想往主持人发展的意向。她说可以考虑让一个主持来带我。

谈话结束后,刘莹将我们带至安排好的位子,并将我右边邻座的一美女介绍给我们。

交流后得知那美女叫贾晓菲,**大学大四实习生,七月份就已来到这里。我们问她平时都做些什么,她说她也不知道。

看了会报纸,我给晓菲写了张纸条,让她在我所画的座位图上将工作人员名称、职务标出来。

我为自己这一聪明的想法和举动自豪不已,把自己夸了好几遍。

然后是认人,背人名。在进出打照面以及任何合理的情况下热情地打招呼xx姐、xx哥、x老师。反馈回来的信息检验出传播效果还不错。

十一点半后随晓菲等人去咪西。

在食堂碰到了同在省台实习的同学,于是一起围桌而食。

饭后回办公室看报纸、睡觉。

下午看报纸、拍马屁、端茶倒水,还搬了趟电视。

这样,一天结束了。

柴敏很失落,因为什么都没有做。我还好,因为空闲可以让我随意安排时间。而且,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也该开始复习文化课了,专业更得抓紧。

晚上给常老师打了个电话,汇报工作。常老师就没安排任务一事发表重要讲话,称他跟那边沟通一下。

宿舍晚上少了一人朱峰随《大公报》某个主任去曲阜祭孔去了。同在《大公报》实习的李国立留守济南。

这就是实习第一天。粉墨登场不精彩,凌云壮志在胸怀。

9月27日 星期二 阴

实习第二天。

六点起床,练声。回宿舍,打开朱峰的小电视看《媒体广场》,听赵忠祥朗诵的散文。

八点半出门,和柴敏坐车去电台。

依然没有任务。看报纸、活络人际关系、看书今天带了本喻国明的《传媒影响力》。读了序后更加佩服喻所长了。

午饭后趴在办公桌上睡觉,把胃压的难受。

下午拷贝了上午的事。

实习第二天在四点多结束了,我要提前回去取钱。请假异乎简单或许说我们没有工作,算不上请假。

晚上听阿力说明天在南郊宾馆省国资委就资产清算召开新闻发布会,我决定明天主动请缨去南郊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

9月28日 星期三 阴雨

实习第三天。

六点起床,练声。回宿舍,吃饭、看新闻,听赵老师朗诵。

八点半出门。在公车上告诉柴敏下午有个会,问她去不去。她说去。

到单位后告诉刘莹我们要去南郊开会,她简单问了下是什么会就同意了,说让我们写个证明信,她拿去盖个章就ok了。

跟柴敏推敲了半天拼出几行字,交给刘莹。

她找了趟台长后回来告诉我们,开证明信也没什么用,直接去就行。

看书、读报,时不时跟别人聊两句。

都第三天了,作为负责人,刘莹对我们还是不理不问,甚至感觉都不怎么想理我们。

午饭后睡觉,换了个比较舒展的姿势,舒服地睡了半个小时。

一点半,和柴敏一起跟刘莹打了个招呼,步行穿过植物园,奔向南郊。

从植物园南门出来愣了一下向许多人问路都说出了南门就是南郊,可眼前明明是个公园,草木有序地生长着。

向东走了走,终于看到了南郊的大门。原来刚才看到的那幅景象是南郊的一部分!我和柴敏如乡下人进城一般,嘴呈o型走进这个气派的宾馆。

进去后在大堂酒吧等阿力。询问工作人员,得知南郊是省政府的置业,专门接待政客,不挂星。其在山东的地位就相当于钓鱼台国宾馆在北京的地位。南郊东面五星级的山东大厦属于南郊集团。酒吧里有个模型缩略图,显示里面有湖有桥有别墅,那阵势又令我们唏嘘感慨了一番。

等了半天阿力还没有来,我有点内急,就去找地方解决问题。完事回来后问柴敏有没有见到阿力进来,答曰否。短之,力答曰早已至耳。

我等忙奔去开会场所。

会议在俱乐部里进行,门口有签到处。怕工作人员困惑,就没说是交通音乐之声的,只说是省电台的。但还是引起了困惑,那人说省电台的有人来了啊,说着递过一张表来。那是份被邀请单位的名单,(内容来源好 范文网:WWw.hAoWORD.COM)单位名后面有空格处让人签名。一看果然,省电台后面已有人签到。我们本来就没被邀请,这下搞的场面有点尴尬。我慌忙说和《大公报》记者一起来的,说着伸着脖子往里看,希望找阿力出来领我们进去。正扫描着人群那人突然说:你们进去吧。我突然有种被赦免的感觉,慌忙领了份材料和柴敏步入会堂。

阿力坐在最后面,我们赶过去挨着他坐下来。阿力左边是香港《文汇报》的三个女记者,同她们打了个招呼。阿力悄悄告诉我,紧挨着他的那个女的就是曾在宿舍里提及的杨奕霞。于是我又郑重地看了看她。

环顾四周竟然发现了两个同学,马剑飞和周杰也来了。

由于某领导有事,会议推迟到半小时后进行。

趁这个空我和柴敏商量了一下,觉得在交通台实习简直是在浪费时间,不如到《文汇报》去。于是我试探性地向杨奕霞表达了我们的意向,她说得问一下主任,便起身去问主任。

主任坐在前面,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他听了杨奕霞的叙述后招呼我们过去坐在他旁边。简单介绍后他开始给我们讲大道理,从《文汇报》是境外媒体讲到全球化形势讲到目前对人才的需求。我一边唯唯诺诺地点头作出一副主任高屋建瓴的样子,一边惊异全球化和我们实习有什么关系大概他是想让我们意识到小人物的命运受到大背景影响。一番高谈阔论后,主任说如果有意思来他们单位实习就抽时间去找他,坐下来细细谈谈。说完让杨奕霞给了我张名片。

一个很枯燥的会议。我试图从演讲稿中找到新闻点,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找不出那一组组数据之间有什么联系。

版权声明 :以上文章中选用的图片文字均来源于网络或用户投稿 ,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 , 我们立即删除 。